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新冠疫情:对自闭症儿童发育影响有多大?

发布时间:2022/02/15 09:58:44
疫情当下,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不同形式的困难,对患精神发育障碍的儿童和看护的父母而言,更是巨大的挑战。
疫情对自闭症儿童的影响有多大?会不会延迟孩子的神经发育?疫情之下,我们又该如何帮助孩子更好地克服谱系障碍?
疫情对儿童大脑和行为的影响
在过去两年间,第一批在大流行期间出生的婴儿,如今已经有650多天大了。这些被称为“新冠一代”(COVID generation)的孩子们,在子宫内就开始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
出生后看到的几乎所有陌生人,会想为什么都戴着口罩?听到的儿歌可能经常来自于屏幕,甚至不知道与小伙伴一起玩耍的机会原本可以更多……
最近,《自然》杂志上的一篇深度文章就疫情如何塑造儿童的大脑和行为展开了探讨。在这篇文章里,我们来看看一些现有的结果。
产前压力与沟通技能下降
纽约长老会摩根士丹利儿童医院的一些儿科专家从疫情之前就在关注婴幼儿的神经发育,尤其是出生后六个月内沟通技能和运动技能的发展。
爆发新冠后,他们首先查看了病毒感染是否会造成新生儿神经发育延迟。好消息是,在妈妈肚子里就暴露于新冠病毒的胎儿出生后似乎没有出现他们担忧的问题。然而,很快他们发现了始料未及的问题。
当研究人员将疫情期间出生的婴儿与疫情前的数据相比,发现这些“新冠一代”的婴儿,普遍在大运动、精细运动和沟通技能测试中,平均得分偏低。这种趋势与婴儿父母是否感染新冠无关,也就意味着,疫情大环境可能才是问题所在。
根据他们最近在儿科领域顶级期刊《美国医学会小儿科》(JAMA Pediatrics)上发表的结果,研究人员分析说,母亲孕期经历的巨大压力,可能是对胎儿的大脑发育产生负面影响的主要因素。
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的研究人员在疫情期间调查了8000多名孕妇。近一半的人报告有焦虑症状,三分之一的人有抑郁症状 ——比例远高于新冠爆发前的几年。
他们在对出生后3个月的婴儿大脑进行磁共振成像扫描后发现,孕期焦虑或抑郁较严重的妈妈似乎会影响胎儿大脑的神经连接。
▲研究人员查看了婴儿大脑中杏仁核(参与情绪处理的脑区)与其他脑区的连接
还有一些研究在产前压力与儿童发育之间发现了类似的关联。意大利心理学家Livio Provenzi博士和同事们观察到,孕期压力较大、更焦虑的母亲生下的婴儿,在三个月大时,调节情绪和注意力方面存在更多问题,例如无法保持对社交刺激的注意力,不那么容易被安抚。
一个或许令人宽慰的消息是,尽管子宫内的压力可能不利于婴儿,一些历史研究表明,这种影响未必持久。2011年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经历了洪水,一些孕妇在此期间承受了巨大压力。她们生下的孩子长到六个月大时,相比对照组显示出解决问题与社交技能上的缺陷;但到30个月时,结果显示产前压力与此有关,父母在孩子出生后对他们的需求有更敏锐的反应,幼儿的表现就越好。
缺乏互动与运动技能缺陷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或许在出生之后:婴幼儿与父母、照护人员的交流互动不像疫情前那么多了。尤其在隔离、封锁期间,许多小家庭的娱乐时间、社交互动被迫减少,而担任照护角色的人,也可能因为巨大的压力或身体状况欠佳,而无法充分地与婴幼儿一对一互动。
布朗大学的儿科副教授Sean Deoni博士和同事们,开发应用磁共振成像(MRI)等技术,研究婴儿的认知发育,追踪运动、视觉、语言技能的发展。然而这两年他们逐渐注意到,来研究所测试发育的孩子,要比过去花更长的时间才能通过评估。
他们用一套类似于智商测试的方法衡量婴幼儿的神经发育。与疫情前十年(2011-2019年)内出生的婴儿相比,他们发现这两年出生的婴儿,言语、运动和整体认知能力显著下降。其中,低收入家庭的婴儿下降幅度最大,男孩比女孩受到的影响更大,大运动技能受到的影响最明显。这项研究已在预印本服务器上发布,目前在同行评议的期刊上进行审稿。
▲Deoni博士与同事们评估了600多名3个月到3岁大的儿童,发现2020、2021年出生的婴儿在认知发育测试中评分下
根据Deoni博士的分析,这些问题主要源于缺乏互动。在尚未发表的后续研究中,他的研究团队记录了父母与孩子在家中的互动,过去两年中父母与孩子的交谈量低于往年。此外,婴幼儿无法得到过去那么多的大运动练习,因为他们无法经常和其他孩子一起玩或去游乐场。
缺乏与同伴的互动可能会阻碍一些孩子的神经发育,这一观点还得到了其他一些研究的支持。例如2021年5月发表的一篇论文中,英国的研究人员调查了当地189个家庭,家长报告了家中8个月至3岁之间的孩子在疫情期间是否接受过日托或学前班,同时研究人员评估了这些孩子的语言和执行功能技能。他们发现,疫情期间在集体中得到照护的儿童,相关技能会更强。
这项研究还发现,集体照护的优势对低收入家庭的儿童更为明显,因为这类家庭通常更难在家中提供支持性的学习环境,家长也更难在同时照顾幼儿、教育其他孩子和工作之间分配时间。
口罩的影响
戴口罩对儿童发育的潜在影响也引起了研究人员的关注。心理学家所做的实验显示,戴口罩和戴墨镜一样会容易把人认错,并错误理解面部传达的多种情绪。此外,对于正在学习语言的幼儿来说,当不透明的口罩遮住了嘴部的运动,会不会影响他们理解大人说的话,也是家长们担心的一个问题。
马萨诸塞大学波士顿分校的心理学家Edward Tronick教授在70年代做过一个经典实验:父母在与婴儿面对面互动时,如果突然面无表情,会让婴儿惶恐不安,减少互动。
在疫情期间,他和同事开展了一项新的实验,来考察口罩是否会产生类似的影响。他们通过家长们用手机录下的视频来评估家长与婴儿的互动,发现婴儿在注意到父母戴上口罩后,表情会短暂的改变、转移视线或手指口罩等,但不会中断与父母的互动,这些行为似乎表明,口罩并没有完全阻挡孩子对情绪的感知。
另一项研究考察了不同口罩对2岁孩子识别语音的影响。实验结果显示,戴着不透明的口罩说出孩子熟悉的单词,不影响孩子的理解,与不戴口罩时的识别结果是一样的。研究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心理学家 Leher Singh 博士认为,儿童“比我们以为的更会弥补信息缺陷”。但研究人员发现,戴着透明面罩说话时,由于透明介质给视觉观察带来一定干扰,反而会影响孩子对口语的识别。
新冠疫情下的自闭症儿童
疫情影响超乎想象
01 增加孤独症的患病率
新生儿IGF-1(胰岛素样生长因子-1)缺乏症是诱发孤独症病因的主要原因之一。IGF-1是少突胶质细胞形成新神经元髓鞘的关键,IGF-1缺乏会降低胎儿髓鞘形成能力,无法正常发展神经系统,导致大脑连接障碍。去年以色列希伯来大学哈达萨医院妇产科研究人员发现在以冠状病毒为基础的感染中,促炎细胞因子中的interleukin IL6(白细胞介素-6)抑制IGF-1而导致防御能力降低,这也可能预示着目前受新冠严重影响的孕妇,母体免疫激活导致胎盘环境中IL6的含量增加,减少胎盘生长激素和IGF-1的合成,诱发后代孤独症的增加。
2020年,新加坡KK妇幼医院和国大医院一共受理了约5000名儿童发育迟缓的新病例,确诊的儿童中,60%是泛自闭症障碍(Autism Spectrum Disorder)和语言语音发育迟缓。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2岁以下幼儿的发育迟缓确诊率增加了约1倍,2岁以上的儿童发育迟缓和心理方面的问题案例也增加许多。
02 加剧行为问题和家庭焦虑
相关研究发现,孤独症患者受到当前新冠大流行的影响,他们的行为问题显著恶化,同时也暗示了患者陪护人员的焦虑状态。
2020年土耳其的研究团队对87名孤独症患者进行数据调查。结果显示在新冠疫情发生的前后,异常行为检查表(ABC)的所有子量表都有显著差异。
从新冠病毒感染前到感染期间,儿童的睡眠时间显著减少。照料者的焦虑水平升高,与儿童目前的行为问题水平呈正相关。父母报告说,ASD家庭中的焦虑和恐惧增加,伴随着更多的痛苦、压力和情绪低落。
当被问及孩子在疫情期间的变化时,55%的父母说他们的孩子变得更具攻击性,26%的父母说他们的孩子抽搐增加或出现新的抽搐,29%的父母说他们的孩子的沟通技能下降。
由于儿童期的心理满足主要来自于同伴和环境的刺激,社交互动、认知刺激的减少、暂时性地脱离社会,可能导致儿童的语言发展和社交发展迟缓,甚至是心理发育失常,大喊大叫、哭闹、摔东西,对原来喜欢的事物兴趣降低,注意力不集中,甚至出现抑郁、孤僻,拒绝沟通的情况。
一些儿童变得容易发脾气,无法调节情绪,注意力时间缩短等,是因为使用电子设备的时间过长,对认知发展造成了影响,也不利于视力发育。同时,长时间使用电子产品影响孩子的睡眠时间,从而影响生长激素在夜间的分泌水平,对身高生长不利。
03干预康复治疗障碍
患有孤独症的孩子多表现为情绪、言语和非言语表达困难及社交互动障碍。早期干预治疗,可以极大程度帮助孩子们回归正常的生活和学习,而治疗的关键在于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但国家和地区实行的隔离等“封锁”政策无疑成了康复治疗的一道屏障。
因疫情导致干预治疗停滞,患儿得不到正规的特殊教育与引导,而家长的教养方式不当,也可能把之前的努力将付之东流,孩子们还有可能出现更多的行为问题。
另外,长期居家可能会造成孤独症儿童社交和沟通等能力的倒退。因此,爆发的疫情对患儿的干预康复带来了实际与潜在的风险。
疫情期间70%家庭干预不到位
自闭症的训练需随时随地进行。很多家长没有意识到干预训练需随时随地进行,需要付出绝对的耐心与毅力。先前多半依靠机构老师干预训练,疫情造成线下无法进行,转战家庭干预,这时不少家长就会放松对孩子的训练,甚至觉得只有面对老师时才是教育,领回家后就可以不用训练,可以松懈下来,这种想法大错特错!
训练孩子的最好老师就是孩子的父母。自闭症并非像其他疾病一样治疗几个疗程就会痊愈,患者一旦被确诊为自闭症,对其的干预将会是伴随终生的。只是因为个体因素不一样,在干预的强度上会有轻重之分,绝不是阶段性的干预后就可以高枕无忧。
父母一定切记:家庭教育是自闭症康复的核心所在。正确的做法就是醒来就开始训练,不管是谁面对孩子,都要采取科学的方法来进行训练,对孩子的教育须做到时时刻刻,随时随地进行。
尤其在疫情期间,本就减少了很多户外活动,接触社会生活的机会,在家更要高频率的锻炼孩子,给予孩子高强度+高密度+高专业的干预,时时刻刻给孩子强化训练,不可有一丝松懈。
如何帮助自闭症儿童在疫情期间
更好地克服谱系障碍?

受疫情的影响,无论是照顾儿童的父母,还是患儿自身都无法获得治疗师面对面的支持,他们也不能随意外出治疗。这无疑给父母增加了无形的压力,甚至加重自闭儿童的症状。
来自IRCCS Stella Maris of Pisa 的意大利临床心理学家Antonio Narzisi,为负责照顾自闭症儿童的父母和看护者提出了十条有效的建议,希望能给各位家长带来帮助。
1.首先应让孩子知道了解新冠
ASD患儿具有独特的认知方式,有的患儿会出现严重的言语问题,具体表现为现象学认知困难。父母或看护者需要简易而又具体地解释什么是新冠疫情,为什么我们所有人都要待在家里。为此,我们求助于辅助性替代交流(Augmentative and Alternative Communication, AAC),也可以请治疗专家帮助编写题为“什么是新冠”的小册子,以概念图来支持解释以使孩子更容易理解。
2.帮孩子重构日常生活情景
ASD患儿有执行功能缺陷,他们不能良好地计划自己的生活活动,特别是当他们的常规生活被打乱时。在被疫情打乱原有节奏的现状下,重新安排好日常活动非常重要。父母将每项日常活动细分,为每个活动分配不同的房间。以游戏的形式,整个家庭一起参与,每个家庭成员拥有自己的空间以及计划的活动,重新“固定化”日常生活。
3.开展半结构化的游戏活动
ASD患儿喜欢玩游戏,但由于感觉缺陷,或者由于他们更倾向于结构化、半结构化的活动,他们会觉得某些类型游戏有一定的困难。然而,进行游戏活动是十分重要的,这些活动可以是独立完成,或与人共享的,父母要选择孩子喜欢的活动。例如,乐高疗法就是一种越来越受欢迎的社交技能方案,适用于社交沟通障碍的儿童和青少年,这可以是一种半结构化的游戏活动,在家庭环境中与父母或兄弟姐妹共享。
4.让儿童分享个人兴趣
ASD患儿拥有自己独特的兴趣,且这种兴趣是可以带来潜在优势的。父母或看护人员要发现和支持这些独特的兴趣。例如,火车、地图、动物、漫画、地理、电子和历史都可能是一些潜在的兴趣。在父母和孩子在家的这段时间里,父母们可以计划一些能够分享这些独特兴趣的活动,从而更好地与ASD儿童进行交流。
5.重视针对重度自闭症儿童的在线疗法
ASD患儿精神敏感脆弱,且易引起其他合并症。焦虑症,是出现最多的并发症之一,精神疾病的并发可能会进而导致发育不良。ASD患儿可能大多都无法理解当下因新冠而导致的现状,如果孩子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已经在进行心理治疗,那么继续心理治疗是非常重要的。由于许多专家已经停止了面对面的治疗,建议父母定期预约网络视频或音频与专家联系,这有利于减轻ASD患儿的焦虑情况,定时检查患儿情绪,给孩子们提供与专家交谈的私人空间。
6.家长咨询服务
相比于其他残疾儿童的父母,自闭症儿童的父母也会承受更大的压力,更容易受到影响。此时,父母没有专家的帮助,孤军奋战,照料患儿,这意味着他们的压力也可能会进一步提高。因此,父母也需要每周与孩子的治疗专家进行在线咨询。儿童若自闭程度较轻,家长可以与专家分享一段孩子在家自由玩耍或与家人互动的视频;重症ASD儿童的父母则与治疗专家谈论能够让儿童度过这段隔离期的有效策略,并交流儿童如何面对这些策略。
7.享受闲暇时光
新冠疫情扰乱了ASD儿童幼儿常规认知和活动。例如人们需要做到勤洗手,不触碰眼睛和鼻子,戴口罩遮住口鼻,居家不可外出等等的规定,这些对于ASD儿童的认知来说不是可以简单理解的,这些变化甚至会给他们带来深重的痛苦。因此在疫情期间需要家长和看护者更多耐心引导。
父母也要给ASD患儿留闲暇时间(例如,在家附近散步)。在此期间,由于隔离导致的常规生活发生变化,ASD儿童的压力可能会升高,儿童的定型观念和刻板行为可能会增加,不需特别注意,这些刻板行为是感觉到压力的行为结果。

返回列表
相关阅读/ Related reading
  • 地址︰
    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东风路与合熙福路交汇处向南100米路东,贵人街3号楼302室
  • 邮箱︰
    fanxinhua@9zyx.cc
  • 电话︰
    18739905109

Copyright © 2021 童慧美言语训练 版权所有 豫ICP备2021019226号-4
技术支持:威盟科技网站地图

关注童慧美公众号

咨询反馈
扫码关注

客服微信,扫码咨询

返回顶部